1. 浙江職成教網

      當前位置: 首頁 政策要聞 文章詳情

      職業教育如何踏上高質量發展新征程

      時間:2021-11-19 來源:《中國教育報》

      類型特色不突出、發展定位有偏離、人才培養質量有待提高——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貫徹落實全國職業教育大會精神、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提出了綱領性的指導意見。長期以來,重普通教育、輕職業教育的觀念仍然存在,一些職業學校存在按照辦普通教育的方式辦職業教育、淡化人才培養特色、偏離發展定位的現象。

      在職業教育走向高質量發展的新征程中,如何顯著提高職業教育吸引力和培養質量?如何使職業教育供給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更匹配?圍繞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多位專家。

      嘉賓

      王揚南 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長

      潘海生 天津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

      匡瑛 華東師范大學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研究所教授

      米靖 天津職業技術師范大學職業教育學院院長

      徐涵 沈陽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職業教育研究所所長

      李政 華東師范大學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員

      朱德全 西南大學教育學部部長

      滕道明 江蘇省銅山中等專業學校黨委書記、校長

      楊劍靜 浙江省現代職業教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劉彩琴 河北科技工程職業技術大學黨委書記

      馬良軍 河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校長

      王博 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副研究員

      如何增強職業教育吸引力

      要轉變“為了職業(就業)的教育”的觀念,用更科學、更現代的眼光看待職業教育,它是一種“通過職業的教育”,一種面向人人、讓人們能夠獲得“適合的教育”的優質選擇。

      記者: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處于同等重要地位。此次,《意見》從頂層設計上進一步強化了職業教育類型特色。為什么說不構建起職業教育類型特色,職業教育的吸引力就難以提高?

      匡瑛:職業教育能否成為一種教育類型可從三個層面來看:其一是“知與不知”,關于職業教育是區別于普通教育的一種獨特類型已達成共識。其二是“認與不認”,核心在于職業教育外部人士是否認可這種教育類型,要“認”才會參與和投入,才能從根本上消除鄙薄與歧視、焦慮與排斥。其三是“為與不為”,職業教育的類型地位是干出來的,“認”的條件是職業教育要辦出鮮明特色、走出獨特道路和彰顯“有差異的高質量”。

      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職業教育跌宕起伏的歷程說明了擺脫普通教育影響的難度確實非常之大,職業教育每一次的層次提升都面臨質疑和爭議,面臨與普通教育的多方比較,也面臨“特色堅守”與“學術漂移”的困境和詬病。強化職業教育類型特色,需要轉變“為了職業(就業)的教育”的觀念,尤其改變很多民眾把這些就業理解為極為粗放、簡單且操作性的工作。要用更科學、更現代的眼光看待職業教育,它是一種“通過職業的教育”,一種面向人人、讓人們能夠獲得“適合的教育”的優質選擇。

      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有諸多不同,以職業和崗位為直接起點、以工學結合為主要模式所培養出來的應用型人才,與普通教育通過系統學科知識學習所培養出來的學術型人才在目標、模式、路徑上都相差迥異、相互獨立。然而,這種不可替代性或許在當前職業院校的供給中還未能充分體現。

      記者:職業教育吸引力低集中表現為中等職業教育吸引力低。面對中考分流,家長通常將普通教育視為首選,而把職業教育視作“無奈之選”,如何打破這種觀念?

      王揚南:職普融通既是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的必然要求和實現途徑,也是高質量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重要基礎。要開展職業啟蒙和職業體驗教育,將職業指導納入普教課程,推動職普互通、課程互選、學分互認,以專項技能培養為主探索發展特色綜合高中,完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考試招生辦法,建立“職教高考”制度,滿足學生個性化、多樣化發展需求,為學生提供更多的選擇機會和更適合的教育。

      此外,要構建國家資歷框架,這一框架的構建有利于完善職業教育與培訓體系,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增強職業教育吸引力。要確立職業教育在終身教育資歷框架中的定位,保證職業教育與其他教育的銜接與溝通,服務學業提升、職業晉升、社會上升。

      匡瑛:與“技能型社會”相對應的是“文憑社會(學歷社會)”。技能型社會建設必須直面文憑社會造成的收入差異、教育焦慮、就業困境、技能錯配等一系列緊迫問題。就教育而言,必須從宏、中、微三個層面深化改革、強化特色、優化定位。首先,從宏觀教育體系層面,通過構建基于普職“雙軌制”的“雙通制”(縱向貫通、橫向融通)體系,科學處理普職、產教、校企、師生、中外五個關系,打造中高本相互銜接、一體化的學校職業教育體系,科學設計招考制度,打通技術技能人才的上升通道。其次,從中觀辦學層面,要遵循職業教育獨特的跨界開放、產教融合的辦學規律,改革已有的院校治理模式,規避勞動力技能的層次錯配、類型錯配等問題。再其次,從微觀教學層面,繼續堅持德技并修、實踐導向、能力本位的基本理念,推進“三教改革”向深層發展,并通過評價改革實現質量提升的閉環,讓更多青年憑借一技之長實現自身價值和多樣成才。

      如何推動職業本科教育穩步發展

      在發展節奏上保持定力、統籌謀劃,優中選優、鞏固優勢,穩住速度、控制規模,才能推進職業本科教育整體有序發展。

      記者:此次《意見》提出,要穩步推進職業本科教育發展,到2025年,職業本科教育招生規模不低于高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的10%。為什么說發展職業本科教育是推動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關鍵一環?

      朱德全:我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框架已基本建成,但在實踐層面還存在一些現實困難,職業本科學校數量占職業高等學校數量的比重僅為1.8%,招生人數占全國普通本??茖W校的比重僅為0.5%。只有極少數的學生能夠完整地接受連貫的學歷職業教育。

      長期以來,在“重學歷、輕技術”觀念的影響下,大量不適合學術型教育的學生涌入普通高等教育,加劇了我國高等教育人才培養的結構性困境。在“體制偏好”的強化下,制造業領域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員僅為12.07%,一定程度上引發了我國“大學生就業難”“學歷貶值”和技術崗位“職工荒”并存的就業難題。

      為此,穩步發展職業本科教育是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重要一環,通過中高銜接、普職融通、職成轉化,職業教育能夠更好地服務社會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記者:如何推動職業本科教育“穩步發展”,確保其職業方向不變、培養模式不變、特色發展不變?

      馬良軍:本科層次職業教育作為新生事物,其發展仍處于起步探索階段。辦好辦優此類教育,增強其適應性,需要充分發揮教育評價的“指揮棒”作用,構建職業本科專業評價體系。這一體系需要堅持服務高質量發展、促進高水平就業的辦學方向,堅持實踐能力培養與職業精神養成相融合的培養模式,堅持產教深度融合、服務區域經濟發展的辦學特色。此外,職業本科專業評價標準應堅持“職業”與“高等”的雙重屬性,既要突出職業能力和職業精神培養,又要體現創新性、復合性和可持續發展。既不能直接移植傳統本科教育的框架,也不能全盤照搬??平逃慕涷?,要能引導職業本科專業彰顯特色、高質量發展。

      王博:職業本科教育從政策文本落實為辦學實踐,職教戰線歡欣鼓舞,眾多高職院校舉全校之力精心準備。這種心態可以理解,但在這個過程中不能將升本作為唯一目標,忘卻人才培養的初心使命。針對當前形勢,穩定戰線和社會的心態非常重要。一方面,從短期來看,要強化政策解讀,讓戰線清晰了解職業本科學校設置標準的界定范圍、指標的控制尺度、工作的推進節奏等,讓不在遴選范圍內的“不躁動”,未達標準要求的“不妄動”。另一方面,從長期來看,要注重評價引導,引導職業??茖W校持續聚焦辦學內涵。

      記者:職業本科教育的人才培養定位是什么?

      王博:職業本科教育既不是職業??平逃摹凹娱L版”,也不是應用型本科教育的“復制版”,要堅定做好自己,找準特色人才培養定位。在培養寬度上,要適應高端產業、產業高端的高階職業崗位需要,強化掌握多項技術技能的“復合性”。在培養深度上,要適應既定職業崗位發展需要,強化掌握基礎理論和核心技術技能的“精深性”。在培養高度上,要對接職業崗位技術迭代與變遷需要,強化適應和推動技術變革的“創新性”。

      劉彩琴:構建既體現職教類型特色又達到本科層次要求的人才培養體系,是職業本科教育的核心任務。應牢牢錨定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這一定位,抓穩抓牢職教類型特色,精準把握本科學歷屬性,強化實踐,突出創新,構建與職業本科教育相適應的人才培養體系。

      具體而言,職業本科人才培養體系應表現出重技術、重實踐、重發展的特點,突出課程體系的模塊化和綜合性。既要及時跟進產業技術發展動態,也要開齊開足公共基礎課及專業基礎課,夯實學生理論基礎。此外,還應構建模塊化課程體系,增設專長拓展模塊和升學深造模塊等,提高學生解決復雜技術問題的能力。

      如何提高職業教育人才培養質量

      以共贏取代零和博弈,嵌入利益又超越利益,推進校企命運共同體建設,以制度改革、教學改革推動人才培養質量提升。

      記者:行業企業的深度參與,對于提高技術技能人才培養培訓、促進職業院校專業建設、全面提升教育教學質量意義重大。但是,長期以來,校企合作面臨著學校熱切、企業冷淡的局面,如何破除這一“壁爐現象”?

      滕道明:引導企業深度參與職業教育,必須回答好誰來引導,用什么引導,怎么引導這幾個問題。引導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顯然是政府。政府引導企業參與職業教育是直接刺激還是間接刺激?是通過政府購買服務還是發揮政策杠桿的調節作用?企業花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精力培養的人才卻選擇了別的企業怎么辦?競業禁止如何落地?企業參與校企合作的長遠意義毋庸置疑,但是解決好企業的眼前利益與長遠利益、個體與群體的關系,需要發揮行會和綜合管理部門的作用。此外,職業學校的使命是培養適用的技術技能人才,但是由于職業學校脫胎于普通教育并且始終走不出普通教育的藩籬,因此職業教育特征并不明顯。

      產教融合則要回答好誰來融、怎樣融的問題。對于前者,政府、企業、行業、學校都責無旁貸,但在實踐中卻都可以置身事外,這種合作主體責任的不明確使校企合作陷入若即若離、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此外,產教融合缺少制度、機制、平臺等宏觀層面的保證,也缺少方法、規范、考評等操作層面的舉措。

      楊劍靜:要認識到價值共識是校企命運共同體生命延續的精神基礎,責任共擔是共同體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利益共贏是共同體共生發展的關鍵所在。校企雙方必須共同承擔起人才培養的責任,共同招工招生、組織教育教學、建設師資隊伍、開展技術攻關等,共同承擔合作中可能出現的運行和市場風險。要以共贏取代零和博弈,嵌入利益又超越利益,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時兼顧對方的合理關切,在謀求自身發展中促進雙方共同發展。

      作為一種新型的、開放的校企合作關系,命運共同體的組織形式是豐富多樣且外延廣泛的,除了常見的產業學院、企業學院等形式外,技術技能創新平臺、專業化技術轉移機構、大師工作室等這些延伸的職業教育辦學空間,只要體現了價值共識、責任共擔、利益共贏的要義,都可視為校企命運共同體。

      記者:長期以來,相比于普通教育,職業教育人才培養體系的建設理論與實踐相對不足?,F實中,存在不同層次職業教育學習內容重復、培養目標錯位等現象,人才培養效率低下。新時期,如何提高職業教育人才培養效率?

      李政:我們通過學制銜接、課程銜接等方式,在人才培養一體化的過程中取得了很多經驗,也發現了一些問題。當前,尤其是當職業教育的辦學層次升至本科時,現有的課程體系如何實現中職、高職和本科間的有效銜接?我認為,實現一體化人才培養在范圍、內容和質量上的突破,必須依靠一體化評價制度的改革。而這一改革的關鍵在于構建職教高考制度。

      從概念上看,職教高考制度是為滿足高中教育學生升入職業高等教育而設計的考試招生制度,其首要目的是構建起區域內技術技能人才的培養和發展體系。通過相對統一、經過科學設計的考試制度,幫助區域內的中職、高職和職教本科學校尋找到各自辦學的基準線,進而明確各自人才培養目標、課程設置和畢業要求,倒逼各級職業學校主動研究其他層級職業教育的人才培養需要。這為規范辦學、促進各級職業教育內部銜接提供了動力。

      徐涵:課程是實現人才培養目標的載體與橋梁。教學內容的選擇與編制是課程改革的核心內容,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人才培養的質量。這次《意見》以“崗課賽證”為育人理念,提出了全面改進教學內容。

      “崗課賽證”綜合育人是指工作崗位既是課程、競賽、職業技能等級證書的內容來源,又是課程、競賽、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實施的目標所在。通過課程、競賽、職業技能等級證書的綜合實施,培養更適合工作崗位能力需求的人才。具體來看,一是要按照生產實際和崗位需求設計開發課程;二是要實施技能等級證書制度,并將證書所體現的先進標準融入院校人才培養方案;三是根據生產實際和崗位要求,及時更新專業教學標準與課程標準。

      職業教育如何適應新發展格局

      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標準是對新發展格局的適應能力。發展現代職業教育,要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斷提升與經濟社會發展的契合度,以人民為中心,提升國民素質,促進人的全面發展。

      記者:在“十四五”時期,中央提出要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如何在新發展階段,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

      王揚南: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標準是對新發展格局的適應能力。要立足新發展階段,從貫徹新發展理念、服務新發展格局的高度深刻認識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新使命。

      “人力資源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依托”。當前,新發展格局對現代職業教育提出了多層次多類型的人力資源需求,一方面,人民群眾對多樣化、高質量教育的需求更為迫切。另一方面,教育的發展與經濟社會的聯系越發緊密,重大科技創新正在引領社會產生新變革,經濟社會發展對各類人才的需求更為迫切,必須大力開發人力資本、人才資源。

      發展現代職業教育,要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斷提升與經濟社會發展的契合度,以人民為中心,提升國民素質,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切實把現代職業教育作為培養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的基礎性工程,作為加快發展現代產業體系、鞏固壯大實體經濟根基的基礎環節,作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提升城鎮化發展質量、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重要支撐。

      潘海生:職業教育是與經濟社會聯系最為緊密的教育類型。面對新經濟、新技術和新產業的快速變化,職業院校需要以技術創新平臺為依托,聚焦于中小企業的工藝、技術的創新與改進,主動提升自身技術研發和實踐能力,以“立地式”研發引領區域產業、行業發展。同時,提高職業院?;灸芰ㄔO和專業建設,實現“產業需求標準”與“人才培養標準”從單向轉變為雙向互動,使職業院校成為產業創新改進、工藝改進和技術技能人才培養標準的主要引領者和制定者。

      各級政府要將職業教育納入區域產業發展規劃,完善產教融合制度政策體系,切實推進職業教育的教育鏈、人才鏈與區域產業鏈、創新鏈深入整合。同時,要將職業教育納入區域創新體系,支持在職業院校設立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和技術轉化中心,服務區域中小企業技術創新和工藝改進。

      米靖:任何產業中都存在對高中低端技能的全鏈條需求,但由于勞動力市場技能需求的變化,使技能供給的結構與比例需要持續調整。當前,制約我國制造業發展的關鍵問題之一,是大多數地區的人才政策對制造業領域急需的技能人才、專業技術人才關注不夠,制造業高端人才、高技能人才仍顯不足。

      因此,按照《意見》要求明確發力點,圍繞國家重大戰略,緊密對接產業升級和技術變革趨勢,明確產業人才需求,健全多元辦學格局,迅速優化職業教育人力資源供給結構和供給機制成為迫在眉睫的任務。其次,技能人才的結構性缺乏問題說明全方位強力構建教育鏈、產業鏈和人才鏈共同體的迫切性,而產教融合、校企雙元圍繞國家技能積累共同發力,是實現有效技能供給的根本路徑。

      滕道明:職業教育是一種類型教育,更是一種跨界教育,跨越了經濟與教育、職業與教育、企業與學校的疆域。標準在職業教育質量提升中具有基礎性作用,但是標準的制定和實施卻未能因地制宜、與時俱進,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制定職業標準,教育行政部門開發教學標準,這就需要各部門建立聯動機制。此外,需要對產教融合型企業給予“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的組合式激勵,政策的落地涉及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自然資源部、審計署等很多部門,事關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和勞動就業等國計民生大局,需要打破系統之間的阻隔、部門之間的壁壘。(梁丹)

      浙江省成人教育與職業教育協會主辦

      浙ICP備11017797號-4

      粉嫩极品国产在线观看